? ?
?
?
 當前位置:首頁
> 新聞資訊 > 文化園地
視力?;ぃ?img onClick="ChangeColor('#f8f5b0')" border="0" width="13" height="13" alt="" src="/images/1204/color1.jpg" />
一顆靜默的樹
來源:道路材料公司 作者:李帥林 日期:2019-05-22 訪問次數: 字號:[ ]
  我想在門前種下一棵樹,每天出門回家,不經意的就能瞥它一眼。

  它會慢慢的長大,但是我并不奢求,以后的它能多么的高大魁梧,挺直有力。它只要能在春天長葉,夏天翠綠,秋天凋零,冬季蕭條就行。

  自然而然的立在門口,沒有高傲,沒有卑低。從來不需要任何人的悉心照料,在清風里搖曳,在苦雨里涌動,在陽光下微笑,在月露中沉默。

  當我閑暇或者寂寞的時候,就安靜的坐在門前的臺階上,撿起它落下的樹葉或者細枝,輕輕的手中把玩或者在地上劃下幾道痕跡。當我抬頭的時候,總能一目了然它的體型,還有它那翠綠的葉子的紋路。

  要是在炎熱的晴天里,我還愿意躲在它制作出來的陰涼?;蚴翹房辭胺降穆礪?,或是低頭看陽光透過縫隙灑在地上的光影。再或者看遠處熟悉的景色,或者看地上的螞蟻。一句話也不說,因為我是那么的寂寞,和難得的閑暇。

  可是像那樣的時光實在是太少了,我幾乎不停的在忙碌著,也庸碌著。當我勞累了一天回家時,還可以欣賞金黃的夕陽把它照耀的如此的凄迷,靜悄悄的沒有一絲風。它既渺小又龐大的靜在那里,處之泰然,又仿佛空無一物。就像和我每天奔波的時候一樣,空無一物。

  實際上很久一段時間,我都以為是昨天的事情。然后每當我不經意的看見它時,會微微的驚訝,葉子什么時候開始緩緩的落下了。樹梢上還掛著許多半黃半綠的葉子,這兒時候還是沒有一絲的風動,于是成熟了的葉子便自然而然的落蒂了。一不小心就會有幾顆調皮的落在我的肩上,我不會輕易的把它丟掉,也要像沉默的樹一樣,一動不動的呆在原地,直到它也從我身上自然而然的成熟蒂落。

  當勞累使我不堪重負,而我也要決定好好休息一下時,那時候陽光一定很好。我不要旅游,也不再流浪。

  選擇一個晴朗的午后,背靠著冰冷的南墻,啜一口熱茶,醺一只濃郁的香煙,或坐或立。當我喝茶抽煙時,總能透過氤氳的煙氣霧看著那顆樹,這樣我才能讓它在我的眼睛里變得模糊,不再是那樣刺眼的枯禿。

  或許我總要有一次,必須勇敢的和它對視,但是我仍舊是盡量的往后拖延。是我不忍直視它的模樣嗎?還是我在逃避它那犀利的目光。不管是怎樣,總之我是不愿面對這樣的它。于是我每天在陽光下,土地上,和它的面前祈禱,祈禱飄來一場皚皚白雪,徹底的將它包裹,再冰凍起來。最好是北風吹來的雪,那樣我就可以像往常一樣面朝南,認認真真的欣賞它軀體的輪廓,和靈魂的高度。

  當來年的第- -滴雨水不急不緩的墜落時,它那在凄風中搖擺了很久的樹枝,終于顯露出來一些生氣。這時我就得抬頭仰望著它,看它的樣子在歲月里被磨折成了怎樣的厚重,是灰色?還是暗淡?;蛐碚嫻幕購屯5囊謊?,什么變化都看不出來。

  可是葉子還是會如約而至的滋生出來,還和往年一樣的翠綠,那樣的生機勃勃,富有生命力。雨水造訪的日子漸漸頻繁了起來,像要淋去塵封了許久的灰土似的,纏綿細流似的不鎖其煩地滴落。我有時也要泡入這樣的雨水中,當水沾濕我的頭發,就像沾濕它的葉子。雨水淌在它的葉桿處,也滑落到了我的眉毛里。流在我身上的同時,也經過了它的枝干。

  最終不免要模糊了視線,那個時候,它終于變得隱隱約約了起來。我也變得隱隱約約起來。

  我終于下定決心在家門口種一棵這樣的樹。

  于是我拿出了鐵鍬,心滿意足的挖好了一只坑,就在我熱火朝天的準備進行下一步的時候,我忽然愣住了,因為我不知道該種一棵怎樣的樹。

  我一會凝視那個方圓得體的坑,一會兒轉身看著那些蔥蔥郁郁的樹苗。就這樣,經過了日落西山,暮色四合,再到月光傾城。

  最后,我終于還是靜默的把那個坑填平了。

  當我再次揮動鐵锨的那一刻,我已經在心中種下了一顆靜默的樹。

  而手中填埋下的坑,里面種的是我自己

   

打印】 【足彩进球彩3球以上



? ? ?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